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周辉 > 男子醉酒驾驶撞垃圾桶身亡,垃圾桶管理方该承担多少责任?

男子醉酒驾驶撞垃圾桶身亡,垃圾桶管理方该承担多少责任?

据媒体报道,近日北京一名男子李某,深夜酒后驾驶摩托车回家,撞到路边的垃圾桶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其家属认为垃圾桶的管理方存在摆放不当的过错,将其诉至法院,要求其承担30%的责任,索赔76万余元。

很多网友认为,其家属是无理取闹,酒后驾车本就不对,自己撞到垃圾桶,还怪村委会没把垃圾桶放好,这不是想碰村委会的瓷吗。

但是从法律上分析,如果有证据证明村委会确实把垃圾桶摆放不当,那么,即使该男子自身行为有过错,村委会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。依据《侵权责任法》的规定,在公共道路上堆放、倾倒、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,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问题的关键是村委会承担多少责任。

这让我想起了今年上海一中院判决的一个案件,因为二审法官是我同学,当时就这个案子,大家还在同学群里作了激烈的探讨。

事件本身很让人悲伤:今年1月,一名3岁的女童由奶奶带着在楼下的花坛附近玩耍,就在奶奶回家上厕所的几分钟内,女童不慎掉入绿化带内的窨井里,不幸身亡。事发之后,儿童家长和物业方分歧较大,最终诉诸法院,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,家长未尽到监护职责,对事故发生负有重大责任,物业对绿植中隐藏的窨井隐患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承担20%赔偿责任。圆圆父母不服判决,提起上诉。

案子到了中院,中院法官形成了两派观点,一派认为一审法院没有错,主要责任在家长;另一派则认为,物业公司是窨井的管理人,根据《侵权责任法》的规定,管理人对此负有管理的职责。对双方的责任大小相比较,物业应该承担较大责任。后来,后一派观点占了上风,最终中院改判,确定物业公司承担60%的赔偿责任。

当时,大家在同学群里讨论这个判决的时候,一致认为二审改判的对,甚至还有人认为,物业应该承担更重的责任。法律不外乎情理,带着孩子,在大家都认为非常安全的小区楼下玩,居然一眨眼,小孩就消失身亡了。如果不严加追究物业公司的责任,那么,以后谁还敢在小区里愉快地玩耍呢。

类似的事情在各地并不鲜见,法院要对双方的过错进行严格的比较。以往,法院往往较为保守,对于制造隐性风险的一方责任认定不足。背后的考量,也许是由于我们国家目前还处于大力发展经济阶段,在这个阶段,各类社会风险较大,而制造风险的往往是政府和各类企业,一旦造成后果,如果进行严格归责的话,可能会挫伤发展经济的积极性,从而伤及经济发展。

在美国也有类似的案件,比如著名的美国麦当劳“咖啡太烫”案,一个美国老太在麦当劳买了杯咖啡,不小心自己打翻了,腿部被烫伤。老太太后来起诉了麦当劳,庭审中律师认为麦当劳的咖啡温度达到了86度,而其他同业者的咖啡大部分都是70度左右,所以才把老太烫的这么严重。最终陪审团支持了老太的请求,判决麦当劳赔偿286万美元。判决一出,美国朝野一片哗然,有不少好事之徒连夜赶到麦当劳,希望能够“一烫致富”,可惜麦当劳已经把咖啡的温度降下来了。后来,法官也觉得赔偿数额过高,就大笔一挥,将麦当劳应付的赔偿款降低为64万美元。

司法,归根结底是如何平衡各方利益的问题。认定一方责任小了,另一方必然要承担较大的责任。如何在法律的框架内,找到双方的利益平衡点,既要让双方大体满意,还能大体符合社会经济发展大局要求,对法官的要求确实非常高。

但是,不管如何,如今社会风险重重,对可能造成他人危险的一方严格追责,让其尽到法律规定的更加谨慎、更加周全的注意义务,这对于我们每一个人应该都是好事。据媒体报道,近日北京一名男子李某,深夜酒后驾驶摩托车回家,撞到路边的垃圾桶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其家属认为垃圾桶的管理方存在摆放不当的过错,将其诉至法院,要求其承担30%的责任,索赔76万余元。

很多网友认为,其家属是无理取闹,酒后驾车本就不对,自己撞到垃圾桶,还怪村委会没把垃圾桶放好,这不是想碰村委会的瓷吗。

但是从法律上分析,如果有证据证明村委会确实把垃圾桶摆放不当,那么,即使该男子自身行为有过错,村委会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。依据《侵权责任法》的规定,在公共道路上堆放、倾倒、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,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问题的关键是村委会承担多少责任。

这让我想起了今年上海一中院判决的一个案件,因为二审法官是我同学,当时就这个案子,大家还在同学群里作了激烈的探讨。

事件本身很让人悲伤:今年1月,一名3岁的女童由奶奶带着在楼下的花坛附近玩耍,就在奶奶回家上厕所的几分钟内,女童不慎掉入绿化带内的窨井里,不幸身亡。事发之后,儿童家长和物业方分歧较大,最终诉诸法院,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,家长未尽到监护职责,对事故发生负有重大责任,物业对绿植中隐藏的窨井隐患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承担20%赔偿责任。圆圆父母不服判决,提起上诉。

案子到了中院,中院法官形成了两派观点,一派认为一审法院没有错,主要责任在家长;另一派则认为,物业公司是窨井的管理人,根据《侵权责任法》的规定,管理人对此负有管理的职责。对双方的责任大小相比较,物业应该承担较大责任。后来,后一派观点占了上风,最终中院改判,确定物业公司承担60%的赔偿责任。

当时,大家在同学群里讨论这个判决的时候,一致认为二审改判的对,甚至还有人认为,物业应该承担更重的责任。法律不外乎情理,带着孩子,在大家都认为非常安全的小区楼下玩,居然一眨眼,小孩就消失身亡了。如果不严加追究物业公司的责任,那么,以后谁还敢在小区里愉快地玩耍呢。

类似的事情在各地并不鲜见,法院要对双方的过错进行严格的比较。以往,法院往往较为保守,对于制造隐性风险的一方责任认定不足。背后的考量,也许是由于我们国家目前还处于大力发展经济阶段,在这个阶段,各类社会风险较大,而制造风险的往往是政府和各类企业,一旦造成后果,如果进行严格归责的话,可能会挫伤发展经济的积极性,从而伤及经济发展。

在美国也有类似的案件,比如著名的美国麦当劳“咖啡太烫”案,一个美国老太在麦当劳买了杯咖啡,不小心自己打翻了,腿部被烫伤。老太太后来起诉了麦当劳,庭审中律师认为麦当劳的咖啡温度达到了86度,而其他同业者的咖啡大部分都是70度左右,所以才把老太烫的这么严重。最终陪审团支持了老太的请求,判决麦当劳赔偿286万美元。判决一出,美国朝野一片哗然,有不少好事之徒连夜赶到麦当劳,希望能够“一烫致富”,可惜麦当劳已经把咖啡的温度降下来了。后来,法官也觉得赔偿数额过高,就大笔一挥,将麦当劳应付的赔偿款降低为64万美元。

司法,归根结底是如何平衡各方利益的问题。认定一方责任小了,另一方必然要承担较大的责任。如何在法律的框架内,找到双方的利益平衡点,既要让双方大体满意,还能大体符合社会经济发展大局要求,对法官的要求确实非常高。

但是,不管如何,如今社会风险重重,对可能造成他人危险的一方严格追责,让其尽到法律规定的更加谨慎、更加周全的注意义务,这对于我们每一个人应该都是好事。

推荐 0